《澳洲新运8玩法》_劳笃文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

原标题:劳笃文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

  劳笃文 临《智永千字文》后记(部分)

  劳笃文 临《智永千字文》后记(部分)

  劳笃文 《阿弥陀经》(局部)

  劳笃文 《阿弥陀经》(局部)

对《智永千字文》的看法和理解,牵涉到古籍收藏家、文物鉴藏家周叔弢与劳笃文对于书法艺术的修养和见解。《智永千字文》是为传布二王书法而写的,虽然也无法作为一整篇艺术作品去欣赏,但若认真研习书法,必须下工夫从《智永千字文》写起。

周景良

书箱内有几件劳笃文先生为我父亲写的手迹。劳笃文先生和方地山先生都是父亲最亲密的朋友。方地山比父亲年龄要大得多,和父亲交往是在他晚年的十多年间。而劳笃文先生的年龄和我父亲相近,是自始至终、相交一生的朋友。劳先生名健,字笃文,是清朝遗老劳乃宣之子。辛亥革命以后、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,我的曾祖父周馥曾住在青岛,他和当时许多也住在青岛的清朝遗老时相往来。当时劳乃宣也住在青岛,所以我一直以为父亲和劳笃文先生是在那时相识的。

一劳笃文先生给我父亲写的字很多。写得最多的是折扇,多写小楷书、行书、草书。一般他很少写大字,极少写隶书,更未见过他写篆书。我只见过一副他写的隶书对联和一个隶书的扇面。这隶书扇面是给我写的。因为父亲和劳笃文先生的交情,我和哥哥们有时也请求劳先生给写个扇面等。我有两把扇子是劳先生写的,都是通过父亲去请他写。自然,写好拿回来时是要当面向他道谢的。这两把扇子中的第一把,一面写的是楷书、一面写的是草书。所写都是李太白的诗。另一把扇子说来却有个故事。当时我有一个很好的洒金扇面,因我很喜欢隶书,就不假思索地请父亲求劳先生用隶书写这扇面。我并未想到他很少或基本不写隶书,也未考虑到他是否愿意写隶书。当劳先生用隶书写了这扇面送回时,他大笑地问我父亲我怎么想起来地请他写隶书。他在这洒金扇面的顶端横写了一行隶字:“顾长康食甘蔗先食尾。人问所以,答曰:‘渐入佳境。’”又题了几句话:“桂未谷隶书每为时下所轻,观此信笔为人书扇头,寥寥数字,亦自精妙。试为景良世讲抚之。其朴茂处竟不可及。”这扇面的隶书,我觉得比那副隶书对联要写得更好。扇头一个个小隶字,毫无铺排、华丽之态,确是朴茂不可及。

在这批书箱中有三件劳先生的手迹是非常有代表性的。其中有两件是劳先生写了祝贺我父亲整寿生日的。每逢我父亲整寿生日,他总要写一件书法作品送给我父亲。书箱中三件东西之一是在一幅整张黄绢上,用小字写全部《阿弥陀经》,全仿六朝写经字体。这是祝贺我父亲四十岁生日的礼物。另一个折子是用小楷写的全部《金刚经》,是祝贺我父亲五十岁生日的礼物。从前者可见劳先生书法之功力非同寻常,是表现他书法功力的代表性作品。全幅写满了小字,精神饱满,个个酷似六朝写经而无一破绽。实在难得,令人叹服。后者是劳先生以已趋成熟的、自己的精好书法风格写的,是劳氏自己书法风格的代表作。这两件东西既是有代表性的作品,又是从书法艺术角度讲非常有价值的作品。其前者原在二兄珏良处,是在珏良去世后由二嫂方缃捐赠天津图书馆的。至于我父亲三十岁生日的时候,劳则是写了一个立轴送给我父亲,今在别处。那是在民国九年庚申(1920年)六月,是在劳先生刚刚发现《智永千字文》墨迹书法的好处而全力临写的时候。所以这立轴的书法全属智永千字文一脉。但从这里也可看到劳先生写字的天分和功力:学智永也学得深入,不是皮相。这立轴是日本裱的,其风格、所用绫绢花样都和中国不同(我见到父亲收藏的亲友字幅由日本装裱的有两件。另一件日本装裱的立轴,是方地山先生写我七叔祖父周立之赠我父亲的诗。1919年父亲去青岛华新纱厂任专务董事,七叔祖父做诗为赠,颇多奖励之辞。全文见李国庆先生著《弢翁藏书年谱》)。在天津馆这批书箱中所藏劳先生的第三件手迹是他临写的《智永千字文》。他在临写全文之后题了一段话:

癸丑客青岛,余始见影本永师千文真迹于叔弢斋头。当时以为日本赝作耳。初不识其妙,亦未尝细玩。自去年余颇好唐人写经字,时复临写数行。又于恭邸见赵文敏公手札真迹,意若有所悟。再取千文与永兴《汝南公主誌》、少师《韭花帖》诸影本参互比较、反复玩味,始知其逈不可及,因得略识古人用笔之意。顷长夏无事,日临其真书一二百字自遣。

叔弢见之以为佳,索写一通。时已临三通、影一通,此其第五通,殊未惬意,姑以塞责。他日幸有进益,当更写一通易之也。

庚申七月 劳健笃文记

加盟热线:4008-888-888  网站地图XML  网站地图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双龙乐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